羽夜

人帅脾气好

一篇小短文    蓝湛视角
/文笔不好请多多见谅啦——
/各位看官吃的开心ovo

魏婴此人,顽劣,轻狂,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何时,我开始悄悄注意他,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我对自己说[只是没见过如此轻浮之人],心安理得却又带着一丝惶恐地了解他。
初见是他来姑苏听学的时候,他天赋异禀,却时时偷懒,总能把师叔惹得很生气。我想,这真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但是没来由地却并不厌恶他,反倒是他被送到藏书阁抄书时能常伴着他,天天听他絮絮叨叨说不完的废话,竟然也并无禁言之意。其实,他调包我的书时,大约有那么一瞬,我是产生过翻开来看的念头的,稍纵即逝。但魏婴的笑声却永存于心,约是再也没听过那样的泼笑声。
再见,便是射箭大赛的那次,这劣子竟扯去我的抹额。他不知蓝氏抹额之含义,本不应怪他,心中却郁结良久。直到后来,才发觉大概是造化弄人,冥冥天意吧。
便到了玄武洞时,魏婴胸口带伤,可怜兮兮的,却把撩来香包里的草药全给我的腿撒上。我烦他烦的要死却又无可奈何,不知道他是真的忘记了自己的伤口还是怎样。我很生气,生他的气,为什么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后来一别啊,再见亦不是原来的他。
一袭黑衣,一柄长笛,负手而立,却站在众生对立。我不知道他能撑多久,但是这样的他,终究是要垮的,他是人,再强大,也不是执掌天命的神啊。
不夜天,他终于是没有回来。多想……一直护着他,告诉他,兔子我都帮他养着,回来吧,回来吧。
禁闭三年,我身上多了些痕迹。也好,至少能让我记得他。
我怀着希望能再见到他,那个没心没肺轻狂焦躁的魏婴,哪怕只是远远看着。
“夷陵老祖魏无羡死了!”
“真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大街小巷,全是这样的声音。卖天子笑的小贩,和人笑着说着什么,身前摆着一排酒壶,鲜红的布条随风飘扬,像谁的发带,亦是像哪把笛子上的鲜红穗子,飘啊,飘啊。
我顺手买了几坛。
什么叫做善?什么叫做恶?
谁才是善?谁才是恶?

评论(4)

热度(25)

  1. 研.羽夜 转载了此图片
    哈哈哈……我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