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夜

人帅脾气好

记两次扫墓

ooc,文笔渣
若有雷同文纯属巧合
不知道怎么起标题就起了个一看就知道虐点的……

——1——
桃花盛开的时候,我和胖子去了潘子的墓。
书上写的都是假的,墓上没有什么树啊草啊,只有我们一起埋下的一棵小苗。
我特地挑了最好的酿酒,踏一路的桃花。
我把酒撒在墓前,又倒上一满杯放好,给胖子和自己各满上一杯,向坟前举杯致意。
胖子絮絮叨叨地讲很多,讲很多后来的事,讲他,讲我,讲闷油瓶。后来他突然停下了,我正小口嘬酒,疑惑是没得讲了还是在想什么。
我抬头去看,看到胖子红了眼眶。
胖子抬头干了酒,哼哼两下,继续没心没肺地满嘴跑火车。
后来在回去的路上,我问胖子那时怎么了。
胖子突然哽咽,这么多年我见过他太多情感,但是如此悲戚的感情,还是很少见的。
他稳了稳情绪,说:
“在这样的朋友面前,不能流眼泪。”

——2——
胖子在10月底回北京办事,这次去给潘子扫墓是我和闷油瓶。
我带上了前些日子拖小花带回来的红高粱和浓浓的烈酒。
我像以前一样,把酒撒上,又满上敬酒。
我说:“潘子,我知道你不怕冷,但是要冬天了,还是要喝些东西暖暖身子,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所以我给你带来了。”
我突然鼻子有点酸,想起了胖子的话,我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闷油瓶把红高粱递给我,我细细地摆好,插在坟前小苗边上的土地里。
直到冷风吹麻了脸,烈酒烧透了身。我起身紧紧风衣的领口,对一直在身边的闷油瓶说:“走吧。”
也许是喝多了吧,我听见在风的低吼里,在风的高声尖啸里,听见若有若无的音调——
“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我轻轻拿手背擦了擦眼眶,挺直了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