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夜

人帅脾气好

“三郎?”

草稿太丑了丑了就这样吧……【顶锅跑】

?为啥会被封??我一个遵纪守法好公民好冤啊😭

记两次扫墓

ooc,文笔渣
若有雷同文纯属巧合
不知道怎么起标题就起了个一看就知道虐点的……

——1——
桃花盛开的时候,我和胖子去了潘子的墓。
书上写的都是假的,墓上没有什么树啊草啊,只有我们一起埋下的一棵小苗。
我特地挑了最好的酿酒,踏一路的桃花。
我把酒撒在墓前,又倒上一满杯放好,给胖子和自己各满上一杯,向坟前举杯致意。
胖子絮絮叨叨地讲很多,讲很多后来的事,讲他,讲我,讲闷油瓶。后来他突然停下了,我正小口嘬酒,疑惑是没得讲了还是在想什么。
我抬头去看,看到胖子红了眼眶。
胖子抬头干了酒,哼哼两下,继续没心没肺地满嘴跑火车。
后来在回去的路上,我问胖子那时怎么了。
胖子突然哽咽,这么多年我见过他太多情感,但是如此悲戚的感情,还是很少见的。
他稳了稳情绪,说:
“在这样的朋友面前,不能流眼泪。”

——2——
胖子在10月底回北京办事,这次去给潘子扫墓是我和闷油瓶。
我带上了前些日子拖小花带回来的红高粱和浓浓的烈酒。
我像以前一样,把酒撒上,又满上敬酒。
我说:“潘子,我知道你不怕冷,但是要冬天了,还是要喝些东西暖暖身子,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所以我给你带来了。”
我突然鼻子有点酸,想起了胖子的话,我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闷油瓶把红高粱递给我,我细细地摆好,插在坟前小苗边上的土地里。
直到冷风吹麻了脸,烈酒烧透了身。我起身紧紧风衣的领口,对一直在身边的闷油瓶说:“走吧。”
也许是喝多了吧,我听见在风的低吼里,在风的高声尖啸里,听见若有若无的音调——
“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我轻轻拿手背擦了擦眼眶,挺直了腰。

闲的长毛

这么乱就不打tag了……
大家自己看^♡^

薄明之原(章一)

对不起我上瘾了x

少言:



00

赠你。



01

叶修捡到一颗蛋。

龙蛋。

那颗蛋有着乳白半透明的外壳,顶端是一圈一圈细小繁复的金环。叶修凑近些去看能看到里面那只龙翩浮不停的,类似鸟类尾翎般柔软的龙鱗。

它半埋在湿润的红土里,鲜艳的泥血沿着蛋壳上的图腾蜿蜒开,越上越浅,最后仿如被截断一般只余一丝淡红。

这是一片深厚广袤的土地,东方临海处如同脊骨一般盘亘在大地上的黑色山脉里,常年流淌着炙热滚烫岩浆。

而溢出的炽热的熔岩经与空气和大地,化成温软的红色泥土。原本嗜杀生命的存在,一夜之间便成为孕育万物的温床。

绿水黑山,倾伏侧听或是用手掌贴近红泥,便如同抚上这片大地心冠上粗壮的经脉,掌心里沁满沉重却缠绵的搏动。

这是片丰饶美丽的土地。

叶修吸了一口他那杆雕花琉璃烟枪,然后用烟杆去敲那颗蛋,敲了几下蛋壳就开始慢慢变色,然后越变越红。

哦,生气了。

叶修懒洋洋地吐了嘴里的一口烟。他凑近了用指尖研磨蛋壳顶端,幼龙的龙麟极速翻腾了几下,然后一只紧闭的眼睛突然浮了出来。

小小的龙似乎是感受到了叶修指尖那丝细小的温暖,他慢慢苏醒过来,隔着半透明的蛋壳忽然睁开一双湛蓝的眼睛。

叶修多年前去过极北之地的海,那片海被冻在千年来未曾消融的薄冰下,海面上徐徐冒着冷白的气,凝固的海水是种极其冷冽清寒的颜色。

他本以为此生无缘见那片海融化的模样,此刻却有幸在一只未出生的龙眼底看到了那种波光粼粼壮阔无垠的美丽。

叶修换了一只手拿自己的烟枪,用指尖轻轻点幼龙映出眼睛的那块蛋壳。他的指尖一伸过去幼龙就飞快的合上眼,过一会儿又小心翼翼的睁开。

多来几次那小小的龙似乎有些恼怒,不停摇晃着自己想避开叶修的手指。只是他那双眼睛大且圆,眼尾还收得尖尖的往上挑,再如何发怒也只觉得他在无力的挣扎。

叶修看那颗圆滚滚的蛋在泥土里挣来挣去,从喉咙里滚出一句轻笑来。

蛋壳就又红了。

幼龙再多晃几次叶修就看出他其实是被身下厚重的泥土困住了,他应当是从高处一路滚下来,然后被埋在土里动弹不得。

叶修用手去探了探龙蛋底部,温度尚还未降低。但入夜以后这片大地同样残酷。蛋里的小东西会因为极速下降的温度被活活冻死。

他雪白的蛋壳会渐渐失去光泽,然后慢慢变黑,最后被风吹裂留下半个碗儿似的碎壳和一具小小的尸体。


02

叶修临走前把那颗蛋从土里挖了出来,摆在地上前还好心为那幼龙拍了拍满蛋壳的红土。

接着他就转身走了,留那颗蛋孤零零地待在原地。

走了没多远叶修就听到身后传来咔咔的响动,他斜斜地往后扫了一眼,只见到一颗蛋咕噜噜的滚到了齐膝的草丛里。

就好像以为叶修不知道他跟着他似的。

叶修只是笑笑,偶尔停下来坐在一块巨石上叼着他的烟枪抽两口。

他故意走得更快,听着身后的咔、咔、咔,变成了咔咔咔咔咔。最后他猝不及防地停了下来,那颗蛋跌跌撞撞地滚到他跟前,累得壳都绿了。

叶修觉得这小玩意儿有些好玩,蹲下来又用手指抵着顶端把他搓来揉去。蛋立即就抖了几下挣开了叶修的手,但他立即就被叶修故意喷过来的一口烟熏得满地打滚。

最后叶修让龙蛋滚到了自己怀里,他半坐在地上,一手执烟一手搂蛋,眯着眼睛想自己还有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养大一只龙。

这片土地刚从冰封的寒冬里复苏,植物在渐暖的空气里疯长,但其实里面都还夹着冰渣子。

龙蛋的蛋壳极其坚硬,不畏惧任何外力所致的伤害,只是独独怕冷。

这颗蛋倒也算得上好运,竟然能直接滚到黑山流出的火山灰里。那座神山连身体里的流出的每一滴残渣都会守护着龙族,否则在等叶修发现他之前,他便会在那片旷野里冻死或被天敌吃掉。

龙的确是最强大的存在,但他现在还是个蛋。

那颗蛋大概是被累坏了,叶修想到他刚才咕噜噜的努力跟在自己身后就觉得这个小东西可爱。

不过他现在非常老实,窝在他怀里一动不动。龙其实也非是和其他生物有太多不同,最多也是更强大些,一旦贴近温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黏上去。

叶修垂着眼睛打量他,蛋在不动的时候是很难分辨他们是在睡觉或只是在发呆。叶修想着先前他发出咔咔咔咔咔的烦人声音,便觉得这个活泼的小家伙大概并不是会愣着发呆的类型。

他用掌心的温暖去贴着外面碰触不到体温的那块蛋壳,静静的贴一会儿便能随着逐渐融合的呼吸感觉到里面那个小家伙发出的呼吸。

其实那是种类似震颤的脉动,平稳而柔软的不像话。

叶修猜这个小家伙之前大概也受了不少苦,否则不会一钻到他怀里接触到他的体温就睡熟过去。

一头龙,若是未被亲吻便不能降生。他突然想到这片土地上千年来未曾断绝的传说。

叶修想到他那双湛蓝的眼睛便能推测出他长大后会是一头多漂亮的龙,若是不能出生,实在是太过可惜。

他用手指摩挲着蛋壳顶部那些细密的金环,懒散的目光突然变得专注。

接着叶修一俯身,轻轻吻在他那温暖的蛋壳上。他怀里安静多时的蛋突然就一颤。

最后叶修睁开眼看他时,

发现他的蛋壳变粉了。



Tbc.

【西北送弓】你是我的荣耀

·一篇全职高手荣耀设定的小短文,私设多,极ooc注意避雷,文笔不好请多指教,不喜请右上。
·神枪手瑞亚x机械师格洛莉娅
·欢迎捉虫!
   如果大家能接受的话就祝大家用餐愉快~

一个平淡无奇的夏夜,知了和蟋蟀像往常的每一个晚上一样,扯着嘶哑的嗓子拉长了调子。城市上空的繁星被辉煌灿烂的灯火映得失了颜色,城中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行色匆匆却也无人抬头一看偶尔划过黑夜的流星。
瑞亚熟练地按下电梯,边掏着包里的钥匙。
一手开门,另一手摸索到公寓玄关的电灯开关,按下,后面顺手把门带上。
灯没有像往常一样亮起,停电了。
瑞亚诽谤了一下城市电路的脆弱,连鞋子都没换,开了手机的手电筒摸进房间里,从抽屉里抽出一张卡片便匆匆离开了租住的公寓。
楼下一排商铺都灯火通明,大有不夜城的架势。瑞亚随便进了一家网吧,匆忙开了个机器,理所当然地没有注意到一抹被电灯照亮的金色。
瑞亚被大大咧咧来前台要泡面的男人的烟味熏得皱了皱眉,绕过一排排桌椅到了自己的位置,把早握在手里的卡在卡槽里刷了一下。屏幕上跳出荣耀的游戏页面,瑞亚一手搭在键盘上,一手已握好了鼠标。
极寒地穴,这是瑞亚最近在攻克的一个副本。
角色特纳一上线,瑞亚便操纵着它奔向副本入口。极地寒穴虽是众多副本里的一个小得不起眼的副本,却没人敢轻视。由于极地寒穴的特别属性,瑞亚被工会安排来摸索此种寒地副本,也是对她技术的肯定。
特纳疾跑在一片冰天雪地,耳机里传来靴子踩上雪地发出的咯吱咯吱声。似乎......还有个什么声音?不是耳机里的,瑞亚确定。
于是瑞亚摘了耳机循声望去,一个有着很漂亮的金色头发的女孩子正笑着叫自己:
“好巧啊,你也玩荣耀吗?”
瑞亚心中顿生熟悉之感,瞥了一眼那个女孩的屏幕,一名头顶ID维拉的机械师正站在里极地寒穴最近的主城里。
一个名字呼之欲出,瑞亚的心突然彭彭跳了起来。
“是啊,你也下极地寒穴吗?”瑞亚的声音有些颤抖。枪手特纳静静站在雪原上,身上的装备被极地寒风吹得毫无规则地飘飞在空中。
“不介意的话,带我一下吧。”
女孩子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眼睛微微眯起,藏下一丝不安。
极地寒穴。
副本的四周是全是冰,稍一个走位操作不稳角色就会滑倒。瑞亚不敢使飞枪,老实地操作着最普通的走位,一边留心着副本的进程,心里默数着boss出现的时间。
到了。特纳停步,身后的维拉也跟着停了下来。
“注意,要出boss了。”
“好的。”
两人的手指都摆好了位置。
一声尖啸,boss破冰而出。
瞬间特纳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boss的脑门,子弹一通扫射。boss头顶已经落下了维拉的机械空投,两个冬瓜在boss头顶炸开。
一时间,boss看上去毫无还手之力。
瑞亚微微偏头,正见金色头发的女孩子正斜眼看她,目光里带着说不清的感情。两人视线一交,又瞬间移开。
瑞亚感觉自己手心出了汗。
关键一步,滑铲。
瑞亚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冰地上滑铲如果没有高超的操作技术,滑铲分分钟变成滑倒都不是事,而且不能使用受身,这让很多玩家都只能无奈揪头发。
哒哒哒哒,屏幕上特纳一个滑铲到了boss身后,没有失误。瑞亚松了口气。
几个回合两人的配合完美无缺,boss倒下,两人一路推着小怪通关。
两人摘下耳机对视,女孩儿金色的头发在灯光下如同碎金一样闪着亮亮的光。
那个名字已经到了嘴边。
“你是……”
话未说完,女孩儿伸出那个握着鼠标的手,深吸一口气,金色的眸子灵动着光辉。
“好久不见,瑞亚,我是格洛莉娅,再见到你很高兴。”
瑞亚虽然早有预感,但还是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
多少年未见了,莉娅。
瑞亚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愣愣地看着眼前笑吟吟的,像光一样女孩子。
“别愣了瑞亚,来看看我给你做的银武,不知道合不合用呢?”

后来荣耀圈的人都知道,瑞亚和格洛莉娅两人蝉联赛季最佳搭档,索达弓更是成为神枪手们不可不提的银武之一。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某次新闻发布会上,记者向两人提问:
“两位为何每次比赛都配合如此出色?”
两人相视一笑,都在彼此的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因为她是我的荣耀。”

——END

其实艾特并没有什么卵用hhh比哈特,希望花花今年可以加油喔!说好了以后要一起走过那段他们的路!也希望自己在许许多多的支持鼓励下能够有一个光明的将来,可以安安稳稳地认真码文认真画画儿【buni】加油。

研.:

很幸运能遇到《盗墓笔记》谢谢它一直陪伴我!

同时也谢谢我家小宝宝@羽夜帮我改了一些内容【比心】╰(●'◡'●)╮

夜深之时和家里花花的一个对于夏天清奇的脑洞【doge】
@研.
盗墓笔记魔道祖师大杂烩,请注意避雷,弹幕说不定可以护体。

大家晚上好!我是羽夜!好久不见!!俺马上到家了,各位老爷们俺没有到百粉doge】所以说到做到不开车没有番外!【其实有在想要不要情人节写一下……】但是没有车,因为我没有驾照【趴】

还是感谢在看文的老爷的支持!!对了谁还记得我是励志要当画手的哦……saddd

不在家这一篇真的是俺第一篇文,本来真的是一天早上闲来无事的脑洞想写个小短篇的,结果还是啰里啰嗦写了这么多天,感谢各位能看下来~以前从没想过能有这么一天俺的文能有除了改卷老师以外的人看……还能看到一群太太!!真是谢谢倾霜小天使~mua!

好了,很认真地给各位看过我的文看官们道谢,不在家完结之后也请多多关照啦~【鞠躬】